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爱尔兰历史上的至暗时刻

2022-12-06 18:02:57 610

摘要:1847年冬天,两年来爱尔兰一直饱受饥荒之苦。前言一场疫病摧毁了马铃薯作物,马铃薯是爱尔兰人的主要食物来源,数百万人面临着饥饿疾病和死亡的威胁,不断有人死于饥荒,他们妹没有工作,他们面对的只有苦难,疾病,贸易停滞,大饥荒在这片土地上蔓延。这...

1847年冬天,两年来爱尔兰一直饱受饥荒之苦。

前言

一场疫病摧毁了马铃薯作物,马铃薯是爱尔兰人的主要食物来源,数百万人面临着饥饿疾病和死亡的威胁,不断有人死于饥荒,他们妹没有工作,他们面对的只有苦难,疾病,贸易停滞,大饥荒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场饥荒是爱尔兰事先存在的社会分裂的延续,因阶级矛盾,文化矛盾引发的社会分裂,因此人们之间相互斗争,我们不都是站在同一个战壕里。最主要的矛盾是执政的新教地主和他们饥困的天主教佃户之间的矛盾。这些佃户彼时已难以支付地租,爱尔兰脆弱的经济开始崩溃,视频价格飙升,城镇被难民淹没。人们却对需要帮助的难民无动于衷。农场主们做了什么,税吏,商人,店主们做了什么,教会做了什么?

对于数百万的底层人民来说,饥荒就是灾难。饿殍遍野,全家人因高烧而卧床不起,居住的茅舍变成了停尸房,整个村庄的人都病倒了,他们几乎悄无声息地死去。任何语言都难以描述这场饥荒的惨烈,恐怖之处在于,他们知道饥饿带来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很可怕的。

死前要经历漫长的折磨,人们尽其所能地埋葬死者,有些人用合葬的方式,有些人将死者放在海滩上,比如康尼马拉的海湾,浪潮会将死者带走。

随着社会的崩溃,,人们也丧失了长期以来秉持的道德传统,人们开始暴动偷窃杀人,地主开始驱逐佃户,放高利贷的人开始抬高食品的价格,收取高额利息,政府对锤死的难民漠不关心。

这次饥荒的规模,这场惨剧的规模如此之大,先后有100万人丧生,250万人在十年间逃亡海外,30万佃户租种的土地消失。这是爱尔兰历史上的至暗时刻。

第一部分

1847年,自从疫情开始以来的两年,那些爱尔兰在都柏林城堡,在伦敦的英国当权者们,一直在争论如何最好地应对这场危机。

英国的经济政策遵循自由放任,自由市场主义,即政府应避免干预市场。因此他们那是十分不情愿地对爱尔兰穷人提供饥荒救济。他们开始进口玉米饼廉价出售,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为穷人提供了工作和收入使之有能力购买面包,施食出免费发放食物。这些措施都突然被取消了,当又有穷人因饥饿而死时,那些执政者却在讨论政策。

经济学家罗伯特和马尔萨斯的追随者们,其言论更加离谱,他们声称这场饥荒是大自然清除爱尔兰过剩的贫困人口的方式。

当人口超过了地球的承载能力,死亡就会降临。他们知道成千上万的人正在死亡,我确信他们清楚有多少人,因为他们的管理不善,因自由贸易原则而死,以爱尔兰人生命为代价的自由贸易。

英国政府颁布了一项新的法律,他规定未来任何对爱尔兰饥荒的救济措施,都将通过在爱尔兰征收的税款支付。所谓的《济贫法修正案》于1847年通过,那就意味这英国政府不在提供资金和贷款。一切费用都出自当地税收。

英国人 认为,爱尔兰饥荒是由地主管理不善引起的,爱尔兰的地主阶级,没有表现出管理地主业务的能力。

《济贫法案》为地主和佃户规定了新的税率。很难看出,当时的上流社会多么期望纳税,能够为这场饥荒提供资金救助,一些地主负债累累,他们只是没有能力,支付爱尔兰境内的饥荒救济费用。

饥荒中幸存下来的人都经历了不为人知的艰辛。在1847年后,这个法案迫使佃户们,作出艰难的抉择,如果他们想得到救济,就必须放弃土地。

从某种意义上说,地主被征税,主要是因为这个济贫法体系,但他们却通过清理庄园佃户,以试图减轻税收负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济贫法案》促使地主,将大量人口从他们的土地上驱逐出去。这基本上等同于谋杀。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直接谋杀,但它基本上是让人们因饥荒而死的罪魁祸首。

在这场持续七年的饥荒中,50万人口被驱逐出家园,几十年后关于这些驱逐人口的照片,让我们得以一窥当年的惨状。

警察满脸嫌恶地驱赶着人们,他们手里拿着刺刀和火枪,但佃户们仍在抵抗,因为他们想保住那些,由他们自己或祖辈们建造的房屋,但如果人们将自己所在房中或拒绝出门,警察们就会用过撬棍拆除房屋,他们会在屋顶放火烧毁房屋,这样佃户们就不会再回来了。然而那些真正执行拆除房屋,承担肮脏工作的人,就是当地人自己,而且他们都彼此了解,这引起当地社区人们之间极大的仇恨情绪。

被驱逐的人栖身于海滩沟渠,任何他们能停留的地方,因为他们不能去任何其他地主的所属地。至少33个家庭,一共145人就沿着沟渠和树篱休息,他们中有许多孩子老人,都沦为了寒冷,饥饿和贫困的受害者。

一些地主对他们的佃户会仁慈一点,给佃户们提供食物并免除租税。

从多内加尔到帝波雷里,从沃特福德到罗斯康芒,从科克到泰隆,这个国家大部分地区都在驱逐人口。在梅奥郡的巴林罗布庄园中,第三代卢坎伯爵乔治.滨汉姆,拆除了300件小屋,驱逐了2000人。在克莱尔郡1000多佃户,被克罗夫顿摩尔.范德乐驱逐出去。在凯里郡,兰斯庄园通过资助一项援助移民计划,驱逐了4000个贫困佃户,拥有爱尔兰95%土地的上层阶级,是这场驱逐人口的最主要实施者,但不是只有他们在驱逐佃户。在这场饥荒的发生的前10年,你会发现许多爱尔兰商人店主,都购买了小块土地,那些全国各地城镇和村庄周围的土地,很多人生活在那片土地,当压力来临时,他们是最先被驱逐的人之一。

商人店主税吏神职人员,天主教徒和爱尔兰教会,我们发现在19世纪40年代,他们在驱逐人口。“天啊,那些善良圣洁的人们已经饿死了,是各教派的地主们,合谋起来杀害了他们,其中天主教地主是最残忍的”。

由于人们被迫背井离乡,整片村庄和城镇都消失了。当时生活在爱尔兰西部,为《伦敦新闻画报》工作的艺术家詹姆斯马奥尼,描绘了克莱尔郡图里各村废弃的场景,如今他所秒回的民居已了无踪迹。在距离图里各村48公里外,马尼奥在路边发现了一位年轻女性,和她的两个孩子,我之前住在加劳纳图哈,我们去年11月被赶出来了。在被驱逐之前,布利基德奥唐纳的两个孩子死了,其中一个是新生儿,全家都患上了热病,我们13岁的儿子,在我们病的卧床不起时饿死了,当马奥尼发现他时,布利基德奥唐纳和她的两个孩子,住在桥下的洞里,他们害怕会被赶走,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活了下来,但是马奥尼的素描成为了描绘爱尔兰饥荒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

没有多余的细节,没有风景描绘,这幅画没有繁复的内容,他几乎成为了描述饥荒的代表作。一幅描绘了女人和她可怜的孩子的画作。

那时,能庇护那些难民的,就只剩下济贫院了,尽管在法国,荷兰美国都有济贫院,只有英国以工业的管理模式用它们来解决贫困问题,他们只会救济那些同意放弃当地济贫院里的人。自1842年,爱尔兰济贫法工会建造了130个济贫院,这些济贫院分布在全国大多数城镇,他们故意苛刻里面的条件,家人被迫分开,男人女人和孩子被迫分开生活,而且彼此之间不能交谈,所有人都得工作才能留下来。

济贫院的建立是因为难民无事可做而对之进行惩罚,其中一名巡视员呼吁,要对难民的懒惰习惯进行道德革命,他认为难民们应该依靠自己的手艺生存,而不是依赖国家。在爱尔兰的济贫院系统,最初设计容纳10万人,但由于其他没有政府救济措施,结果有100万难民来济贫院请求收容。这是一个让人痛彻心扉的场景,处于饥荒最后阶段的荒怜的人们,恳求被接纳进济贫院。一位6个孩子的母亲正在祈求,即使2个或3个孩子被收容,她也会感激不尽,然而这些济贫院只能应对普通的贫困救济,没有能力去应对如此大规模的饥荒惨剧。

1000或2000个大块头的男人,在济贫院内拥挤地躺着。以前是否曾出现过为了生存下去,而更残酷的场景,人们挤在一起,呼吸着污浊的空气,床和衣物紧缺,房间内大雨倾盆。我感到一阵恶心,在我得知这些宿舍里没有厕所后,你可以认为济贫院是相当无情的机构,但它仍是人们可以得到某些救助的场所,那里的医务人员的确努力,控制疾病扩散,照顾病人。人们也的确在济贫院里得救了。

在爱尔兰饥荒期间丧生的人中有五分之一,死于济贫院或者发热医院,大约是15岁以下的孩子,济贫院的死亡率很高,它是通往坟墓的通道,死在济贫院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能够保证死后有棺材装殓的体面。但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很快一些当地的墓地已经布满尸体,你会闻到腐烂的尸体,从地里冒出来的恶臭,这严重危害了人们的健康。

这里真是死亡的牢笼,在饥荒结束时,超过20万人在济贫院中丧生,

第二部分

在距离我的家乡1.6公里之处的地方,有个大门,被称之为泪之门。因为那是当时孩子们移民启程之地,这些孩子移民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他们不得不从与父母道别转身而去。想象一下那个场景,他们知道转身之后就再也见不到父母,再也见不到家乡的山谷,再也见不到家乡了,他们能随身携带的只有破釜沉舟的决绝和对成功的渴望,对创造新世界的渴望。铤而走险的移民不惜一切代价凑齐船票钱,有5万人的费用由地主支付,作为被驱逐的补偿,但大多数人必须支付自己的路费。通常先派大一点的孩子,去找工作,并存钱为下一位家庭成员买票。

这年的移民和往年不一样了,他们现在实际上是在逃离热病,其他疾病和饥饿,几乎没有足够的前来支付船费。他们都非常年轻。19世纪下半叶的大部分爱尔兰移民,都是16-18岁的青少年。科夫和德里是爱尔兰的大型港口城市,在饥荒时期,大规模的人口从这些地方,逃亡海外,这场移民规模是史无前例的,由于有了更便宜的蒸汽轮船和成熟的航线,爱尔兰难民们可以前往世界各地。在10年多的时间里,近150万爱尔兰移民逃往美国,34万人前往加拿大,5万人向东到达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在那些到达澳大利亚的移民中,有4000名孤女,这些女孩是从济贫院运送过来的,他们大多数人找到了家庭佣人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结婚并定居,繁衍生息。

仅1847年一年,英国西部港口利物浦就不堪重负了,因为有30万的爱尔兰人来到了利物浦。利物浦当局惊醒地意识到,他们即将被从爱尔兰海横渡过来的难民潮淹没。爱尔兰难民已开始如预期般涌入。在过去的三个月之内15000名难民抵达利物浦,造成道路拥堵。他们当中许多人病得很严重,他们营养不良,并且爆发了传染病。许多要辗转千万个北美或澳大利亚的人,留在了利物浦。很多人已身无分文,一些人 身患重病,因此他们去不了更远的地方。

接近30多万爱尔兰难民在瑛姑哦城市定居,他们大多数是文盲,说爱尔兰语,以前从未远行。留在英国的爱尔兰人,对经济和社会的贡献并不突出。大多数人成为了广大的工人阶级,构成城市环境的一部分,他们在工厂工作,他们是英国工业的一部分。

但是大多数人的首选是横渡大西洋去到加拿大或者美国。在当时爱尔兰人士通过乘船移民海外,由于只进行了粗略的医疗检查,人们将疾病带到了船上。发生在1847年前往加拿大船只上的,死亡率是目前位置最高的,这些就是臭名昭著的棺材船。有10万男人女人和孩子前往加拿大,但30%的人死于船上,或者登陆后的隔离中。去往美国的航线更安全,有90%的人生存了下来,兴村则大多数定居在东部的马萨诸塞州,宾西发您宾夕法尼亚州和纽约州,这些移民带来了疾病,因此引发了多场流行病,涉及了大西洋沿岸的不同城市,特别是在1847年,所以当地人对这些新移民,心生怨恨,怀有敌意。这些世界上最贫穷最悲惨的人们,这些四海漂泊的爱尔兰族裔,他们身无长物,拥有的只有自己的身体和对工作的渴望,他们需要尽快找到工作。

屈威廉曾说他们懒惰,不愿意工作。《伦敦时报》的社论也是一样的说辞。他们到了美国,有工作机会,他们到了美国,有事情让他们做,他们当然愿意工作,但这些工作总是危险的,有害的,这些事其他美国人想要避免的工作。如果他们可以的话,他们是搬运工,是装卸工工人,是码头工人,他们修铁路,建造桥梁,女人们如果会针织,可以靠针织为生,但是对那些难民移民身份进入美国的爱尔兰女性来说,大多数人成为了家奴。如果去不了美国,加拿大也是不错的去处,它们对于爱尔兰难民来说就像是避风港一样。如果留在爱尔兰或是英国,处境会更糟,因为如果这些人没能离开,爱尔兰的资源会更紧张。因此,也有人认为移民是一种缓解灾难的方式。对于那些留在爱尔兰的人来说,留在那里毫无希望。

1848年,疫病砸在这篇土地上又肆虐了一年。死亡,驱逐和外逃仍在继续,但是世人已经厌倦了爱尔兰的饥荒。饥荒疲劳是一种现象,指人们开始对饥荒等重大灾难,失去同情心,失去兴趣的现象,虽然在饥荒发生的最初阶段,1846年1847年有慈善救助,但一段时间后,资金基本用尽,死亡人数最多的情况,发生在1848年以后。

饥荒期间,当人们挨饿时,它不仅影响你的身体,还会影响你的心理健康,他们对他人失去同情,变得自私,犯罪率呈螺旋式上升,每天都会发生好几起谋杀案。

吉米芬恩砸地方见里发现一把刀,他先杀了女孩,然后杀了小男孩,他拿走了2.3升面粉,因为它太饿了。

谋杀的野蛮程度也是如此,我们读到孤有人的喉咙被钩子,从一侧耳朵切开语言甚至另一侧耳朵,妇女和老年人被视为容易攻击的目标,也存在杀婴遗弃儿童,妇女为了生存卖淫。关于大饥荒最令人震惊的事情之一就是,人们为了生存而被迫吃的食物,人们被迫吃那些不算是人类食物的东西,他们被迫吃已腐烂发臭的猪肉,他们被迫吃以驴,以狗为食,通过他们所吃的那些非人类的食物,可以看出他们当时已处于何种困境,然而最终他们被逼到开始吃人的地步。幸存者自相残杀,试图靠吃先你而死的人的尸体为生,他们或许是你的亲人,或许不是。如果你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或可能发生,那么你没有真正明白饥荒是怎么回事。

后人将追溯那场饥荒,它将开启一场利于本国的革命,人们会感谢,大智慧将永恒的善,从短暂的恶中唤起。

马铃薯的摧毁和急剧上涨的食物价格,引发了1848年欧洲政治动乱,随之而来的是民粹主义,抗议和革命的兴起。1846年和1847年时欧洲面临的,最后一次重大粮食危机。在爱尔兰英国比利时法国,成千上万的人忍受饥饿,这些都发生在1840年代的欧洲。

关于国家概念的争论使时局紧张,人们想要更多的权利和言论自由,人们还面临极端的极端的经济困难。这是一个社会大动荡的时期。1848年革命浪潮席卷欧洲,君主制被推翻,人们要求建立民主国家,公民寻求统治权。在4月青年爱尔兰代表团,他们要领导一场激进的爱尔兰革命运动。他们做了第一面爱尔兰三色旗和反抗英国统治的决心。两件事情推动他们进行革命,一是饥荒,另一个是欧洲正在发生的革命运动。与1848年欧洲的大多数革命一样,爱尔兰的革命影响,在之后的几十年才得以显现。未遂的起义是英国公众舆论,更加仇视爱尔兰人。

1849年,疫病又卷土重来。那时候有90万人依靠济贫院得以存货下来,都柏林成为一个庞大的难民营,40%的居民都是难民。由于人们处于饥荒之中,饥荒开始减轻,但是并未彻底消失,终于在1851年食物危机解除。

在饥荒前爱尔兰有850万人,饥荒后100万人丧失生命,10多年间200万人离开爱尔兰,再也未曾回来,第四阶级的人们和房屋,几乎都从这个世界上清除了。200-300万人口流失,这对整个民族来说是彻底的毁灭,从某种程度上摧毁了整个阶级,它比战争产生的影响更大。如此大规模的人口死亡导致一些人认为,这场饥荒可以被归类为种族灭绝。

饥荒和悲惨的生活降临,击垮了人们的精神意志,所有人都在为生存而努力,没有任何休闲活动和运动,诗歌音乐舞蹈都销声匿迹了,饥荒毁掉了一切。


(此处已添加纪录片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